【朱增宏番外篇】路人来到养猪场
作者: 时间:2020-04-25
【朱增宏番外篇】路人来到养猪场

但我们还是获得机会,看他在隐藏了动保人士的身分后,是否会遇到不同困难?就在拜访完养鸡场后,我们问正要开车离开的人「附近有没有养猪场?」结果司机大哥说:「我家就有养啊。」

真是太傻了!邀请动保人士到自己的牧场,根本引狼入室。我们开车尾随,一到现场就看见三只在空地玩耍的黑毛猪,欢乐得像改判无罪而出狱。真是没有更好的结果了,朱增宏开心,协会主任陈玉敏开心,随行的我们也开心,只有主人不开心,说:「门没关好,牠们才跑出来的……」

此后就是一连串的失言。长得不好看,都是肥肉。生病了我们都自己打针啊。平常都关着啊,哪有可能让牠们出来跑。陈玉敏主任想丢废弃的水桶到还围着小猪仔的猪圈里给牠们玩,说:「牠们会很开心的!」老闆也说不要,「麻烦啦!」主任又说:「偶尔放牠们出来走走、晒晒太阳嘛。」老闆再度拒绝,「大只的跑出去就很烦了。」我终于忍不住笑出来,对主任说:「他真的完全不知道你们是谁吔!」主任也笑出来,说:「对!」

被当成来玩猪的观光客了,而且还是阵仗很大的观光客,连摄影机都拿出来拍。但老闆依旧浑然不觉,开始不耐,要赶我们走了。「那你们等一下要怎幺把猪赶回猪圈?」拿棍棒打啊,他答。其实算好的了,陈玉敏表示,台湾一般的屠宰场,普遍滥用电击棒。我想起在记者会上和朱增宏闲聊,动物社会研究会接连曝光蛋鸡、母猪的悲惨遭遇,接下来是什幺?牛吗?「我不会最后只能吃鱼吧?」结果他说:「你知道台湾有些养水牛的,牛老了,不好用了,要宰了拿肉去卖前,是怎幺杀牛的吗?牛太大只,电宰不够力,就拿钉子往牛的眉心打下去。淘汰乳牛的话,则是用斧头。」我不敢再问羊的事。

我们像观光客一样拜託业余的养猪户让我们去拜访,但朱增宏还是很认真做记录。

相较之下,用棍棒打似乎好很多?但还是会痛啊。真是太挫折了。朱增宏却认为,这些都是可预期的。真正的挫折,其实是流浪狗议题。「你以为很有进展吗?那是因为狗是同伴动物,就是因为大家太爱狗了,议题反而很难推。大家觉得不能安乐死,要用TNR((英文:Trap Neuter Return,诱捕、绝育、放回原地),但这两件事根本没让流浪狗的处境变更好。有些人在推动TNR法制化,但我们一直反对,结果就变成箭靶。我们很理性去讨论,但他们听不进去。」

我以为TNR是好事,既能避免繁衍,又不用扑杀,为何要反?「我们不是反对,是反对把TNR当成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。你以为把流浪狗结扎后放回去,数量就没有增加吗?还是增加啊。流浪狗的生活有因此改善吗?也没有嘛。收容所的环境也一样没有变好,进去的狗不安乐死,还不是死。我觉得其他议题至少还能看见进展,但流浪狗就是走一步又退一步,走一步又退两步,因为大家太爱狗了……」

所以太爱也是不行的。动保人士想的,不是只有爱而已。

但身为路人,还是能爱多少算多少。离开前,朱增宏拿起瓦愣纸板,对老闆说,我赶猪给你们看,其实不用打牠们啊。

结果,好不容易赶了一只进去,我们就被赶走了。

【朱增宏番外篇】路人来到养猪场